• 頭文件模板
   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高潮出水,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破,夜夜高潮夜夜爽高清视频一

    省級動態

    湖南師范大學周秋光教授的學問之道

    發表時間:2018-01-17    點擊次數:1385


    湖南師范大學周秋光教授


    周秋光,湖南師范大學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。我國著名的社會史、慈善史研究專家。在學術領域,開創了“熊學”,突破并豐富了湖湘文化,開拓了湖南社會史研究,開辟了中國慈善研究等。周秋光在學術上取得如此豐碩成果,得益于他獨特的學問之道:學遇恩師、學于“享受”、學與政兼、寓學于教。

    學遇恩師

    周秋光走上學術之路,與恩師密切相關。1977年,他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于湖南師范大學歷史系,并留校任教。林增平、王康永、石振剛等都是他的“貴人”。王康永老師帶領他涉足湖南軍閥史的研究,這為周秋光研究西南軍閥史領域,提供了良好的鍛煉機會。周秋光勤奮刻苦,博覽群書。林增平將自己僅有的一套《中國近代史》珍貴存本借給他,書中大量的批改、貼條、畫杠之處,使其大受感動和鼓舞。周秋光做助教之時,也在思考問題和寫文章。他的第一篇論文《義和團籠統排外芻議》,是在兩位老師悉心指導下完成的。林增平老師親筆寫信并將文章一并寄給章開沅,周秋光因此受到了章老師的贊許和鼓勵。隨后林增平老師推薦周秋光進入華中師院近代史研修班。那里名家云集,如姚文元、胡濱、李時岳、路遙、王慶成、湯志鈞、陳輝、劉望齡等,周秋光參與了一場學術盛宴,這更激發了他做學問的空前熱情。作為研修班畢業考核作業的《共進會平議》,同時也是周秋光的第二篇論文,在林增平先生的建議和指導下,最終在全國獲獎。林先生曾說:“寫文章就要像周秋光寫那個共進會的文章一樣,寫了之后,別人就不再寫了”。周秋光體會到做學問之艱辛,明白一篇好的文章,并非一蹴而就,是需下苦功夫的。他選擇“冷門”的熊希齡項目,林先生卻“未潑半點冷水”。恩師的支持,成就了周秋光的“熊學”。周秋光也在不斷繼承和發揚林先生的治史精神。

    “做學問的起步階段,恩師作用至關重要”。秉承著對林增平先生的懷念之情,周秋光在《文史拾遺》2008年第4期中,為林先生編寫了年譜。

    學問之路,首遇恩師,耳提面命,終身受益。

    學于“享受”

    學于“享受”指拼搏精神、創新精神、與時俱進、大膽轉型、苦中作樂。唯有如此,方可體會王國維所謂的讀書“三境界”。

    拼搏精神,指的是他做學問的這股勁兒,不知疲倦,懷著興奮之情鉆進書里,人稱“拼命三郎”,這也是他告誡年輕人應擁有和堅持的品質。

    創新精神在于他敢于質疑,堅持自己?!读x和團籠統排外芻議》和《共進會平議》都有他獨到的見解。對熊希齡項目的研究,也是“碰”了別人不敢“動”的領域。周秋光發現報紙是很好的史料,在研究西南軍閥史時就已開始使用報紙,是湖南最早使用報紙的學者。周秋光研究熊希齡時,主要查閱報紙和檔案,做了兩萬多張相關的卡片。他認為只有查閱報紙,才能拓寬思路,發現更多的領域,填補更多研究的空白。例如,從熊希齡的研究中,他發現了慈善研究的“新大陸”。

    “學問做到一定程度,一定要轉向”,是周秋光做學問的一大特色。第一次轉向,是在研究辛亥革命時,當時全國研究此方向者多達十萬人,對此,周秋光急流勇退。他認為不需要那么多人去做同一件事情,應該轉向別人沒有做過的,這一直是他做學問所秉持的觀念。1983年,周秋光開始轉向對熊希齡的研究,這是周秋光做學問研究之中最有影響力的內容。他為熊希齡樹立了新的形象,開辟了“熊學”三部曲,在學術界影響巨大。第二次轉向,正值上世紀80年代的“文化熱”,周秋光特立獨行,不愿“湊熱鬧”,轉向研究湖南文化史,并提出了一個極具特色的定位:湖湘文化史?!逗嫖幕拈_端與標志》一文將湖南近代化的開端定在甲午戰爭以后?!逗仙鐣贰肥撬芯康胤轿幕瘹v史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第三次轉向,是在80年代中晚期,他寫熊希齡的文章時,發現了慈善這一新的研究領域。周秋光首先對熊希齡做慈善這一歷史進行肯定,接著又系統梳理了熊希齡一生的救災事跡。由此可知,周秋光從熊希齡轉向慈善是水到渠成。慈善是周秋光做學問之中最大的一個領域,他是名副其實的慈善史的拓荒者。

    周秋光表示做學問是一種快樂,要真正地鉆進去,成為一種享受,忙而不累,樂在其中。享受做學問的過程,才能真正體會“眾里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”的讀書境界。

    學與政兼

    亦官亦學,學與政兼,成為周秋光意想不到且持續多年的人生走向,這也是他獨有的學問之道。做學問與從政,是看似矛盾的雙方,他卻能使兩者彼此促進。從政初期,周秋光的老師吳燕南曾對他說:“你要做就做最好,為我們知識分子爭口氣”,這番教導使其終身受益。周秋光認為,書生從政,做點事情也是應該的。他繼承了湖湘士子的這種情節,保留書生的本色,保留學術。將學問融入政治,促進政治,又用政治經驗更好地拓展學問領域。例如,中宣組讓周秋光講課,借此機會,周秋光盡快融入決策班子,并積極獻言獻策。由此可見,周秋光不僅僅是一位普通的大學教授,他的閱歷也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。從政,讓他得到了更多資源,擁有更加豐富多彩的人生經歷,不斷進入新領域,迎接新挑戰。

    周秋光做了三屆的省市委員,寫了99個提案,為湖南省和長沙市做了一個學者力所能及的貢獻。他堅持自主調研,用學術參政議政,直接為社會服務?!叭绻瞧胀ǖ膶W者,沒有這樣的機會(就算了),但是有這樣的機會,你不去做,就是政治資源的浪費”,他把自身做學問的優勢用于為社會和民生服務之中。

    用做學問的優勢推動政治工作,這是一種創新,以政治工作更好地為做學問開拓新方向和新領域,這也是一件難得的事情。學與政兼,相互促進,互相補充,未嘗不可。

    寓學于教

    周秋光將做學問與教學相融合,不僅豐富了做學問的途徑,而且開創了獨特的新型研究生培養模式。1998年,周秋光從美國回國后,深受美國高校研究生培養模式的啟發,對比之下,認為之前的模式“太累”,所以決定以全新的模式去培養研究生。

    教學方面,不忘初心。堅持每年兩個學期為本科生上課,一方面是為了不辜負那些慕名而來的學生,另一方面是為了讓碩士生作為助教進行實習,借此鍛煉其實踐能力。

    科研上,周秋光采用課題訓練的方法培養博士生和碩士生。他認為,研究生沒有課題,是不能算得上研究生的,只能算作教育生。他用課題嚴格地訓練學生,并且強調團隊協作,這是他寓學于教的一大“法寶”。研究生團隊進行資源整合,一致協作,攻克難關。由此,周秋光和他的團隊合著了眾多著作。例如,《湖湘文化研究》、《湖南教育史》、《湖南教育簡史》、《中國慈善簡史》、《劉大年傳》、《湖南慈善史》、《中山慈善萬年行研究》、《中國農村社會保障理論與實踐》等。

    周秋光經常教育學生,“獨學而無友,則孤陋而寡聞”,即做學問要依靠朋友,通過人力才能獲取更多資源,朋友之間相互扶持,做學問與做人之間是一致的。寓學于教,教學相長,不忘初心,方能桃李天下。

    周秋光的學問之道,得力于恩師指導、自身努力、從政經驗以及教學相長。既有書生本色,又有政者風度。如此學問之道,鑄此歷史學家。(文/張曉雅)



    你可能感興趣的

    尾文件模板